10天,總理兩次和他握手

『記錄點滴,記錄成長,記錄工作,記錄生活,記錄人生?!?/div>    
首頁>> 故事 >>10天,總理兩次和他握手
2020-2-4 11:29 Tuesday
分類: 故事

10天,總理兩次和他握手

文章作者:劉楷
手機閱讀

編者按: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秦朔朋友圈(qspyq2015),作者秦朔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11月30日,總理在中國疾控中心召開座談會,就進一步加強科學防控疫情聽取專家意見。會議開始前,總理說,本該與大家......

12_副本.jpg

編者按: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秦朔朋友圈(qspyq2015),作者秦朔,創業邦經授權轉載。

1

1月30日,總理在中國疾控中心召開座談會,就進一步加強科學防控疫情聽取專家意見。會議開始前,總理說,本該與大家握手的,但按你們現在的規矩,握手就改拱手了。

會上,鐘南山院士等根據當前疫情走勢提出了意見建議。

會議結束后,總理與專家們告別時,特意對鐘南山說:“還是握一次手吧!”

總理和鐘南山的上一次握手,是在1月20日上午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時,列席席位上出現了兩張新面孔——鐘南山與著名傳染病學專家李蘭娟。會議有一項議題,就是進一步部署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,專門邀請鐘南山、李蘭娟參會發表意見。

鐘南山就如何遏制疫情擴散等提出具體建議,李蘭娟就加強疫情防控與救治等提出具體建議。

“今天我們專門邀請兩位專家,就是要從科學角度認真研判,以便更有效地防范應對此次疫情?!笨偫碚f,“感謝兩位專家提供的專業咨詢意見,這對我們下一步如何科學決策非常重要?!?/p>

該議題結束后,總理特意走出常務會會場,與鐘南山等握手話別。

正是在這次會議上,決定依法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傳染病管理,堅決遏制疫情擴散??偫磉€說,要堅持公開透明原則,及時客觀向社會通報疫情態勢和防控工作進展,主動回應社會關切,不斷增強防控工作公信力。

2

在2003年抗擊SARS的過程中,鐘南山也深得黨和政府的倚重、人民的信賴。

2003年春,全國兩會剛剛閉幕,新一屆政府就必須直面SARS危機。4月26日,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次會議表決,任命吳儀兼任衛生部部長。吳儀以副總理身份兼任衛生部長,用她的話說是“小女子受命于危難之中”。吳儀也是國務院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揮部總指揮。

吳儀任衛生部長前后,兩次專門請教鐘南山對SARS防控的專業建議,讓鐘南山有一種“士為知己者死”的感覺。

鐘南山多次說過,吳儀非常尊重專家的意見,不像一些官員總覺得自己是對的,當時“非典”的情況更是有些人想糊弄過去,但她很謙虛地問,“鐘院士,您覺得我們應該怎么做?”“她能把其他部門調動、整合起來,她敢負責任,做決定時非常果斷。她認為是對的,就馬上做。這非常重要,跟過去很不一樣?!?/p>

吳儀任衛生部長后,全力推動消息的透明,全國的協作,境內外的合作。她希望鐘南山來對公眾講一些話,“因為當時一些發布會都沒有人肯相信了”。

2007年9月14日,全國衛生系統文藝匯演在北京國安劇場舉行。當廣東省中醫院、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音詩畫節目《永久的思念》表演時,鐘南山等10名在“非典”時期工作突出的專家被請上臺。這時,坐在前排的吳儀突然從座位上站起,一直朝鐘南山招手,忽然又向專家們彎下腰,深深鞠了一躬。坐在她周圍的衛生部官員也跟著紛紛起立,向他們鞠躬。

這一幕,深深印在鐘南山心里。

3

2020年1月18日上午,鐘南山正在廣東省衛健委參加會議,突接通知,馬上趕往武漢。當天的機票已經沒有,助手匆匆幫他回家收拾東西,直接到會場和他會合,趕上了傍晚5點45分從廣州南站開往武漢的高鐵。

臨時上車的鐘南山被安頓在餐車一角,馬上拿出文件研究。晚上快11點到達武漢,先到武漢市衛健委簡單聽取了疫情情況,才回住處休息。

1月19日上午,鐘南山參與武漢疫情的研討會后,立即前往金銀潭醫院和武漢市疾控中心,實地調研,中午沒有休息再次參與會議,直到下午5點。會后就從武漢飛往北京,晚上10點多到,立即趕往國家衛健委開會直到凌晨,回到酒店凌晨2點多才睡下。

1月20日早晨6點多,鐘南山就起床,看文件準備材料,這一天的安排是:全國電視電話會議、新聞發布會、媒體直播連線。又到深夜。當晚9點30分,中央電視臺《新聞1+1》欄目,白巖松連線鐘南山。

“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現在剛剛開始,正在爬坡”,“肯定有人傳人的現象,同時醫務人員也有傳染,要提高警惕了”,“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,有感冒要到發熱門診就診”,“要戴口罩,一般的外科口罩還是能夠阻擋大部分的病毒”,鐘南山的話,迅速傳遍全國,成為疫情信息的一個分水嶺。

1月21日,鐘南山從北京回到廣州,下午4點參加了廣東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的新聞發布會,會后又參與了一個工作會議討論應對策略,之后才回家吃晚餐。

4

從2003年到2020年,鐘南山青山不老,抗擊疫情,堪為中流砥柱。

1月28日,鐘南山接受新華社專訪,再次刷屏。他說,“我有一個學生,他提供了一個信息,他說他聽到(武漢)老百姓唱起國歌,很感動”,說到這里,鐘南山哽咽了,透過眼鏡可以看到眼角的淚花。隔了一陣,他說,勁頭上來了,很多事情都能解決,“武漢本來說就是一個英雄的城市。有全國,有大家的支持,武漢肯定能過關!”

在此次專訪中,鐘南山又給出了很多專業和坦率的判斷:

疫情什么時候達到高峰很難絕對地估計,不過我想應該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達到高峰;

科學家正在尋找新型冠狀病毒中間貯主,2019的新型冠狀病毒最早發現在一種蝙蝠身上,但中間貯主尚未明確;

醫院除了配備傳染病專家,必須要有重癥醫學專業人士,單純傳染病專家是不行的,有重癥醫學專家共同努力,才有可能搶救病人;

發熱仍然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典型癥狀。發燒的癥狀一定要去看,看發熱門診,不要有僥幸心理,不要在家等,等下去如果真的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,可能有20%會發展為重癥;

10到14天是一個很好的隔離觀察期,潛伏期過去了,發病的及時治療,沒發病也就沒病,不會因為春運返程出現大傳染,但排查的措施不能停;

大家不要出行,特別是武漢一帶的,這不僅僅是個人的事情,也是全社會的事情;

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完全有針對性的藥物,但是科研和醫學工作者已經想了不少的解決辦法,再加上現在生命支持技術已經有了很大提高,死亡率肯定會再降低的;

應對疫情要抓住兩個要害,一個是早發現,一個就是早隔離。這兩條是最原始,也是最有效的辦法。

……

鐘南山不僅是國家衛健委高級專家組組長,也是廣東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病例會診專家組組長。1月29日下午3點,會診專家組對廣東省5例危重癥患者進行了第一次遠程會診,持續了3個多小時。參與遠程會診的共有5家醫院的10名專家,鐘南山發表了很多看法,這樣的遠程會診現在每天都會進行。

1月28日,在國際流行病學領域聲名顯赫的“病毒獵手”、美國哥倫比亞大學Mailman公共衛生學院感染與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教授來華,1月29日晚抵達廣州,按約定1月30日上午9點要和鐘南山見面。

不料29日晚,鐘南山臨時接到北京通知,30日一早要趕到機場。于是,30日早上6點,利普金趕到鐘南山家的樓下,和他一起乘車去機場,在車上、機場大廳外、貴賓室,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進行探討。兩人認為,疫情的研究應結合病毒學研究、流行病學研究、臨床研究、數據研究等多學科進行,加強科學家之間的相互協作,以數據導向為基礎,做好綜合性研判,提高診治水平,盡快取得突破性進展。

到北京后,鐘南山就趕到中國疾控中心,參加總理召開的座談會。

5

鐘南山名滿天下,但他始終認為,“我不過就是一個大夫”。他出身醫生世家,從父母那里繼承了醫術仁心,他一直說醫生不是“治病”,而是“治病人”。

鐘南山對待病人有“三個一樣”:對干部和群眾病人一樣對待;對城市和農村的病人一樣對待;對富人和窮人病人一樣對待。

2011年,廣東佛山市南海區紅十字會醫院曾經發生過一起“活嬰當死嬰處置”的事件。產婦在產前區急產,護士告知產婦新生兒無生命體征,為死嬰,即將嬰兒與胎盤移放至處置室,并將產婦移至處置室進行檢查及會陰縫合。20分鐘后,家屬要求查看嬰兒,護士發現嬰兒存在生命體征,立即叫來醫生進行現場急救。

這一事件觸動了鐘南山。他在廣東“做人文醫師,促醫患和諧”論壇上,就此提出了一個尖銳問題:“如果這個早產兒的媽媽并非外來工,而是某領導、企業家,醫護人員還會這樣處置嗎?為何會因人而異?”

在鐘南山看來,“一個醫生很真心很誠懇地對待一個病人,病人是看得出來的,會相信的!”他說,“病人讓我看病,帶書包拿錄音機的也有,我知道,但是我不怕,因為我的心是為了你!”為什么不怕患者錄音?因為他始終站在病人的角度來思考。

曾經有一位“非典”患者回憶,他當初患病時非??裨?,五六個人都制不住他,但鐘南山來后沒費太大力氣就把他壓住了,“鐘院士讓我屏住呼吸,張開喉嚨讓他看,我一下子就安靜了?!?/p>

鐘南山高度重視臨床醫學。門診發現的疑難病癥,他會當作學術問題,回實驗室攻關?!皩嵺`醫學就是一邊實踐,一邊科研,不能只是搞研究,最重要的還是解決病人的問題?!?/p>

鐘南山也說過,“我不是通才,面對疑難雜癥,也有無解的時候,但我知道應該請誰來會診,共同為病人解決問題?!彼柚ヂ摼W和國內400多個醫療點建立了聯系,還和加拿大、英國、美國等國專家就一些典型病例交流診治經驗。

6

鐘南山尊重事實講真話,使他在老百姓心目中享有很高威望。

2009年中國發生了嚴重的甲流,從5月11日出現首例輸入性甲流確診病例到11月11日,內地31個省、直轄市、自治區報告甲型H1N1流感確診病例62871例。2010年的廣東省兩會上,鐘南山以甲流為例,直斥某些部門存在著執行不力的現象。

他說“非典”以后,《傳染病防治法》提出,凡是對甲類或者乙類傳染病,政府和衛生部門要如實地向公眾報告。不得有隱瞞,隱瞞是犯法的?!拔以谌珖加袑W生,都在甲流第一線,我大概應該知道全國主要城市的甲流的患病、救治和死亡情況。不少學生向我反映,他們那里實際上不止死那么些人,發現后領導叫他們不要去查,或最好不要去查,說這個病人像是甲流,別去查了,就當作肺炎死的,別說是因為甲流死了。因為誰都不想成為甲流致死率最高的地方?!?/p>

了解情況后,鐘南山通過媒體表達了他的疑問,說他“根本不相信全國只有53個人死亡”?!霸谀且院蟮囊粌蓚€星期,死亡人數突然增加了,實際上就是上報了。當時衛生部明確表了態,必須要如實上報,否則就是違法?!?/p>

2011年10月10日,在廣州醫學院統籌實驗班——南山班開班典禮上,鐘南山對32名學生說,學本事,學做人,做老實人。

大醫精誠,大醫濟世。鐘南山,就是一位實事求是,有科學精神和道德風骨的當代大醫!

參考資料:《疫情來時,84歲鐘南山的96小時》,朱曉楓、李秀婷、蘇越明,南方網


×

感謝您的支持,我們會一直保持!

掃碼支持
請土豪掃碼隨意打賞

打開支付寶掃一掃,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

分享從這里開始,精彩與您同在

打賞作者
版權所有,轉載注意明處:劉楷博客『2020』 » 10天,總理兩次和他握手
广西快3走势图今天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