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野味消費”演變趨勢洞察

『記錄點滴,記錄成長,記錄工作,記錄生活,記錄人生?!?/div>    
首頁>> 故事 >>“野味消費”演變趨勢洞察
2020-2-4 11:29 Tuesday
分類: 故事

“野味消費”演變趨勢洞察

文章作者:劉楷
手機閱讀

編者按:本文來源創業邦專欄一點財經,作者邱 韻,編輯 劉 煜。沒想到,被認為是美食大國的中國卻兩次栽在“吃”上。17年前,SARS爆發驚動全國,武漢病毒所歷時多年終證實罪魁禍首來自野生動物蝙蝠。而非典......

編者按:本文來源創業邦專欄一點財經,作者邱 韻,編輯 劉 煜。

沒想到,被認為是美食大國的中國卻兩次栽在“吃”上。

17年前,SARS爆發驚動全國,武漢病毒所歷時多年終證實罪魁禍首來自野生動物蝙蝠。

而非典的傷害隨著時間推移而淡忘,“野味”卻以似曾相識的方式卷土重來。17年后,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將隱匿于陰影之中的野味問題再次公之于眾。

很多年輕人在向家里的老人陳述疫情嚴重性的時候,往往是以“又一次非典”來類比。確實,兩者有著太多的相似,相似的病毒,相似的起因?!安目谌搿边@句中國古語,在這里再一次驗證,兩次疫情都是因為吃野味……

自疫情爆發以來,“野味”也因此成為疫情相關搜索第一熱詞。只是,此次疫情中,舉國仍然在聲討“野味”,但期限能有多長呢?要真正處理野味問題,我們需要直面并了解它。

1.png

圖為2011年-至今,“野味”的搜索變化熱度

希望有“一而再”,沒有“再而三”。

01

拒絕野味!

“發動災難病毒的宿主,今天是果子貍,明天就可能是穿山甲,后天有可能是眼鏡蛇,等等。最可怕的不是這些野生動物,而是人類自身的“入侵”行為。環保的我們、文明的我們、法治的我們,不要再打野味的主意了———約束我們的胃,管好我們的嘴!”

這段帶有號召和勸誡意味的文字,是《半月談》于2003年7月發表的《禁食野味:管好我們的嘴 遠離人體“生物炸彈”》中提到的。那時,非典剛剛過去,在社會各方面的快速復蘇中,舉國也在反思,結論之一正是拒絕野味。

這則媒體報道的開頭,是廣州市林業局對野生動物綜合交易市場的突擊檢查,以及成果——非典疫情首發于廣東省,源頭是攜帶了蝙蝠身上病毒的果子貍。

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說,人類唯一能從歷史中吸取的教訓就是,人類從來都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。在野味上,這句話得到了驗證,通過百度搜索大數據可以發現,在有記錄的2011年至2019年間,果子貍的搜索指數整體呈上漲態勢,在較低的2011年、2012年后,于2013年、2014、2016年出現明顯上漲,此后保持相對高位。

2.png

后來,雖然具體的野生動物沒有得到查證,但此后有研究指出,蝙蝠和水貂可能是2019-nCov的兩個候選感染庫,兩者都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(2019-nCov)的中間宿主。

不得不說,國人對野味有著“變態”式的執著,無論是中國文化思維下根深蒂固的“吃啥補啥”、“以形補形”,還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返璞歸真,最終讓很多人將吃野味習以為常。

“天上飛的不吃飛機翅膀,地上跑的不吃汽車輪胎,4條腿的不吃桌子,兩條腿的不吃同類”,這是廣州人津津樂道的。在此次的疫情焦點華南海鮮市場,曾經有一份網傳菜單,鼠、狗貍獾、豬貍獾、果子貍、狐貍、樹熊、孔雀、大雁等野味均在其中。

當然,教訓也是慘痛的。

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30日最新通報,截至1月29日24時,國家衛生健康委收到31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累計報告確診病例7711例,現有重癥病例1370例,累計死亡病例170例,累計治愈出院病例124例,共有疑似病例12167例。

教訓之后人們的反應也是相似的,這次疫情的罪魁野味再次成為人們討論的焦點。百度指數顯示,在截至1月28日的近30天內,“野味”的搜索指數整體同比上升1953%,環比上漲2136%——與疫情消息同步,指數在1月20日起開始上漲,在1月23日前后到達頂峰,此后雖有下降,但整體仍然高于1月20日前。

同樣,鐘南山院士最早提及、舉例的“竹鼠”,搜索指數也在上漲,且趨勢與“野味”極為相似。

在人們關注的背后,拒絕野味再一次成為社會的共識。只是非典過后的經驗告訴我們,這個教訓似乎有一個有效期。

02

“野味大數據”

文明與野蠻之間,只隔了一個野味的距離,但不長記性的人類,將這一距離一再縮短。

好在,趁著當前的討論高峰,與上一次只能從“賣”方取締不同,這一次我們可以從互聯網大數據了解到“買”方的信息,希望這樣能延長這一有效期——通過大數據找到是誰在吃,在吃什么,哪些人對這一問題敏感。

1)誰在吃

通過搜索大數據來看,“南方人愛吃野味”這一刻板印象,一定程度上是正確的。一點財經通過對“野味”的百度指數進行分析后發現,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月28日的搜索指數人群分布,排名靠前的是廣東、山東、江蘇、浙江、四川、河南、河北、福建、北京、上海。

十個省市中,除山東、河北、河南、北京外,其余都是南方省市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上一次非典疫情中跌了大跟頭的廣東,雖然在疫情后進行了控制,但似乎并沒有阻擋人們對“野味”的關注。

3.png

根據搜索指數,一點財經還發現,“瘋狂的野味”不是少數地區專屬,各地偏好各不同。北京、上海關注度最高的是蝙蝠;廣州、成都則更關注竹鼠等等。

4.png

對人群做進一步分析可以發現,關注“野味”的人,以20-29歲的青年人以及男性為主。同時,與一般的青年人相比,他們可能也更關心餐飲美食、旅游出行和汽車等話題——這些興趣標簽可以應用在后續有關拒絕野味的宣傳引導中。

5.png

2)什么野味

通過對“野味”以及更多關鍵詞進行大數據分析,我們可以發現此次疫情對公眾關注度的影響,并找到什么動物是最嚴重的受害者。

一點財經借助百度大數據,從關于“野味”的近七天搜索需求圖中發現,“野味有哪些”、“果子貍”、“野雞”等搜索指數較高,近期與“野味”關聯較強、上升趨勢較明顯的是“蝙蝠”、“果子貍”、“竹鼠”等與疫情有關的內容。

6.png

而在“疫情”正式獲得關注(1月20日)的前七天(即1月13日-1月19日),與“野味”相關聯的搜索詞條是“基因戰爭”,搜索指數高,上升趨勢也明顯——這時的人們還沒有從權威渠道獲得權威信息,所以有著各種猜測。

而在更早前,與“野味”相關的需求詞條較為正常,相關詞是“竹鼠”、“果子貍”、“野雞”、“山雞”等,再往前七天的詞條與此相似,包括“麂子”、“熊掌”、“黃麂”、“野生動物”、“猴腦”、“口腹之欲”等。

7.png

不幸的是,這些動物正是所謂野味愛好者的“最愛”;在相關聯的詞條中,有著研究怎么吃的“油炸”,也有在考慮如何滿足這些人口腹之欲的“養殖”……

3)誰在討論

疫情發生后,人們對吃“野味”已相當憤怒,但由于此次疫情仍然不明確具體的病毒載體,所以上一次非典的病毒載體“果子貍”再一次進入人們的視野,引發廣泛討論,對“野味”的討論往往以上一次引發“非典”的“果子貍”作為焦點之一。

橫向對比“野味”、“果子貍”的搜索指數可以發現,兩者的發展趨勢極為相似,都在1月20日開始走高,在1月22日迎來高峰。

8.png

9.png

在1月20日至1月26日七天與“果子貍”有關的搜索詞條中,“非典”、“蝙蝠”、“非典是怎么引起的”、“中華菊頭蝠”(引發此次疫情的蝙蝠具體品種)、“菊頭蝠”等,搜索出現明顯上升。

10.png

同樣,對“果子貍”感興趣的人群與“野味”高度相似,證明這些地方的人樂于討論與疫情有關的內容。

11.png

討論這些問題的人,以20-29歲的青年人,以及男性為主。同時,從2019年12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的搜索來看,這些人對旅游出行、餐飲美食、金融財經等感興趣。在后續有關拒絕野味的宣傳中,這些人很可能將成為有效助力。

12.png

當然,也有一些人已經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態度。百度指數顯示,在“保護野生動物”這一詞條中,20歲以下的青少年們更為活躍,他們也是未來保護野生動物,抵制野味的堅定支持者。在未來可預見的又一場杜絕野味的變革中,這些成長于互聯網、經過互聯網找到彼此的年輕人,極有可能成為中堅力量。

13.png

03

背后的反思與進步

當然,了解“野味”,找到“野味”以及變革力量,并不是互聯網在這場疫情中的唯一作用。以疫情為觀測入口,我們可以找到互聯網企業的更多身影,在當下,它們無疑同樣成為這場全民戰役的主力軍之一,利用大數據的力量,去發現還有哪些苗頭,誰在看、誰在吃以及又是如何討論,這些大數據可以給疾病預防和教育受眾指明方向。

相比2003年,互聯網平臺擁有了更強的信息、平臺和數據能力,它們也得以成為我們未來不會“再而三”的底氣。在疫情消息公布后,雖然也有謠言在傳播、擴散,但總體上,當整個社會在更透明的互聯網信息環境中變得冷靜下來,愈來愈多的人開始將“拒絕野味”奉為一種責任。

其中,互聯網力量功不可沒——它得益于互聯網媒體與平臺對信息的傳播與廣泛覆蓋,更得益于互聯網公司的社會責任擔當與科技企業的人性溫度。

以百度為例,在百度APP首頁,公眾可以透過“抗擊肺炎”頻道,實時掌握全網權威新聞報道。用戶亦可在百度搜索“新型肺炎”、“新型冠狀病毒”等關鍵詞,進入到專題聚合頁中,掌握相關信息和報道;此外,百度也上線了實時疫情地圖、疫情熱搜,以實現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實時通報……

2.jpg

甚至,當公眾在百度檢索含有#野味#的關鍵詞時,百度頁面頂部會自動提示“拒絕野味,守護家人健康安全”,這其實也是一種正向的價值觀的引導與科技為更好的表現。同時百度還設立了一個關于疫情和公共衛生安全的專項基金項目,總規模為3億元,以支持一系列的防疫工作。

除了信息平臺的普及,電商平臺也行動起來禁售“野味”。當檢索果子貍、黃麂子、肉獾、獐子等野生動物的名字,均已搜索不到結果。另外,搜索“穿山甲”“果子貍”“竹鼠肉”等時,搜索結果頁面跳出“我們一起對野生動物交易說‘不’”的環保頁面,頁面顯示,目前超3萬受保護或禁售物種實現全平臺禁售。

20.png

技術無比重要,但唯懷有社會責任與信仰的企業才能賦予公眾信任。而透過疫情,我們也看到中國互聯網公司正在自覺探索一種新的道路,即企業不僅自身要積極投身公益,更要利用平臺優勢承擔責任、助力公益,他們更加意識到“社會責任更應該朝著主動戰略型而不是被動響應型的方向努力”。

大公司的特征除了其組織形式、大規模生產的技術以外,還有第三個決定性的因素,那就是大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實現我們社會的信仰和希望——企業的價值最后將存在于社會之中。

互聯網流量或許會枯竭,但中國互聯網服務社會、助力中國、推動社會進步的力量才剛剛開始。得益于來自移動運營商、交通、地圖等數據,當前我們可以做更好的防控。而在搜索大數據的幫助下,我們的社會有了更足夠對野味說“不”的底氣,也有了在病毒大規模擴散前及時制止的信心。



×

感謝您的支持,我們會一直保持!

掃碼支持
請土豪掃碼隨意打賞

打開支付寶掃一掃,即可進行掃碼打賞哦

分享從這里開始,精彩與您同在

打賞作者
版權所有,轉載注意明處:劉楷博客『2020』 » “野味消費”演變趨勢洞察
广西快3走势图今天一定牛